您的位置:首页 > 行业文化 > 路工之歌

云上的村庄(一)诗和远方

来源:官田村驻村工作队 作者:杨春鹏 发布时间:2018-08-29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        云海翻腾,山高谷深,沟壑纵横,阻碍发展的究竟是天然屏障还是思维意识,发展是顺应时代的变迁还是主动融入?张开双臂,自强不息,互帮互助,官田终将迎来了新的征程。

——题记
        几个月来,我一直在不间断的走访贫困户中思考一些问题,是什么让这片土地如此的贫瘠,是什么让这些勤劳的农民依然贫困,是什么导致这里的农民思维还存在禁锢。我想至少在这三个问题上是值得我们深思的。这里,山高坡陡,地势险峻,被怒江和龙川江环绕的高黎贡山,孕育了在这一片土地上生活的农民;这里的农民从哪里来、什么时候到这里生活已经很难完全考究了,但是得天独厚的气候养成了人们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生活习性,这里雨量充沛,整个雨季都云雾缭绕,都在苍茫云海间,山脚仰望云山雾罩,登高远眺,云海翻腾,一览众山小,犹如天宫散落人间净土,当地的人也就习以为常的生活在仙境中了。高黎贡山则像一位伟大母亲,从未要求他们回报些什么,山里的草果、野生菌、中药材等总是在不同的季节给当地农民馈赠大自然的珍馐。然而,当地的人们总是顺其自然的享受着高黎贡山母亲的关怀,道路不通,信息闭塞等等因素,山里的人依然保持着那一份淳朴和勤劳。2014年开始这样的生活方式逐渐被打破,新农村工作队、扶贫工作队浩浩荡荡的来了一批又一批,村里的基础设施轰轰烈烈的不断得到改善,人们的生活水平逐步提高,这里开始了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,这就是高黎贡山西面半山腰上的一个村庄——官田村。
        马云说:“贫穷不是我们农民不努力,而是我们的农业文明和商业文明没有完美的结合”。我想这样的论断至少在这里是不完全准确的,这里山高坡陡,村民的耕地和住宅基本都是在四十五度角的半山坡,偶有几丘水田,都是早年农民们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坡改梯劳作出来的,其他地方依然保持着最原始的农业耕作方式。进村道路总算是经历了土路、弹石路、块石路和水泥混凝土路面的几代变迁,能够完全通畅,然而我们所不熟知的是在这之前,每到雨季,虽有公路,但当地人基本不敢出行,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也是只是靠步行。因为经济拮据,只有少数人家有摩托车,即便如此,也很少在雨季出行,因为很多路段都被称作是“摩托车自动站立的地方”,即便在当地人口中只是一带而过或者自我嘲笑的如是所说,但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,“摩托车自动站立的地方”顾名思义,是土路在雨季的时候坍塌严重、路面积水等问题,路面非常泥泞,骑着摩托车行走的时候,摩托车进退两难,不用脚架停放都被深陷泥泞中不会倒,所以被当地人幽默的称之为“摩托车自动站立的地方”。言至于此,我只想说在经济社会突飞猛进的今天,无论是农业文明还是商业文明都要依靠公路的畅通,没有畅通的公路承载,一切都无从谈起。如今,官田人外出开始变得忙碌起来了,主要的交通要道畅通无阻,出行的便利带来了经济贸易的往来,而后开始外出务工,接受到一些新思维的冲击,痛定思痛,走出去、发展产业、脱贫致富等等不断在改变。
        “我们的农民都是现实主义者”这是有一次我去拜访傈僳山寨麻万德老人时他说的原话,他说:“我们的农民穷怕了,虽然现在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,但是还是只注重现实的东西,对生活缺乏长远的规划,思维格局狭窄,还存在盲目跟风”。其实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农村工作洗礼,我是赞同这样的认识的,作为工作队的一员,我们更多的时间还是走访农户,了解实际情况,不断的深入田间地头与当地农民拉家常,不仅仅了解其本人的家庭情况还可以了解其他家庭的部分情况。我非常深刻的认识到,农民注重的是活在当下,起早贪黑的田间耕作方式,很难接受到新鲜事物或者说了解今天社会发展的情况,导致了思维的狭窄,思路不宽,没有宏观的思维理念,即便是有些年轻人,由于家庭拮据,都只是想初中毕业外出务工用最快和最直接的方式改善家庭情况,所以导致了这里的文化普及程度并不高。麻老说特别是他们所居住的傈僳山寨,早年都是刀耕火种,自我封闭,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走出一个大学生,这是生活在新时代的耻辱啊!所以他退休以后毅然回到傈僳山寨,希望能够力所能及的做些改变家乡的事情,思来想去,他觉得只有知识的力量才能改变下一代人,于是他开始风雨兼程、不辞辛苦的找政府和各级各部门协调项目资金,争取为傈僳山寨建设一个活动场所,活动场所建设起来后,又开办读书会、培训班,一步步的引导当地的农民读书学习。刚开始部分农民带着看一看、逛一逛的心态来到活动场所,但是看到有一些种养殖技术的书后也开始对活动场所感兴趣起来了,慢慢的也开始关注时事新闻,思维也渐渐的开阔起来,发展产业也学会了用科学的方法进行,接客待物的礼貌不断提高,家庭和个人卫生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,我想这就是知识的力量。
        今天的官田村,生产生活得到了极大的改善,基础设施建设、产业发展和公共服务建设等都基本完善,当地的农民也在不断的转变着生产生活的经营方式,顺应了社会经济发展的同时,也在不断的摸索着市场规律,山里原生态的东西不断的运出与市场进行交换,山里的人们似乎尝到了甜头,也在不断的尝试和享受着新鲜事物,逐渐改变和吸纳了更好的科学方式方法,当然,这些已然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他将以一种全新的姿态敞开双臂,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奋勇前行,当地农民也逐渐把建设美丽乡村这样的重任自觉肩负起来,真正从内心深处发生了质的变化。我想,这是值得欣慰的,解决了温饱问题,建设美丽乡村和乡村振兴,保山公路局及其他挂钩单位的帮扶一直在继续,官田也就有了诗和远方。
【打印正文】